松原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薪火相传 隔代无间 老骥伏枥 青春沐雨
守住自己喜欢的自由
守住自己喜欢的自由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5-03-19 10:31

单士兵

 

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人与人之间的对话空间,太令人沮丧了。在各式各样的对话空间里,有人说谎,有人误导,有人偏执,还有人蛮暴。这一切,让太多人失去公共辩论的兴致与能力,选择倾听、沉默或者封闭。

这种例子实在太多。很多人都会有种直观感受,就是经过“方韩大战”,韩寒极具关注度与传播性的博文近乎绝迹,不再以评述公共事件来构筑自身形象的韩寒,尽管还不时会以广告代言与赛车手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但不容争议的事实就是,他在无数人心中曾经树立的那个符号意义包裹的公共价值,在迅速消解。很多人当然就不再喜欢这样的韩寒。

前几天,陈丹青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一点都不关心韩寒抄袭不抄袭,“如果有一天说这个文章是他爸爸写的,我连他爸爸一起喜欢。很好,那么好的文章,你写写看,然后你想有这么多粉丝吗?你就试试看。”这样的话,在网上又引起一片争议,比如,方舟子就说:“此人(陈丹青)没诚信观念,也无是非观念。”

孤立看陈丹青那句话,肯定容易让人觉得不理性。其实,陈丹青此话前后,都有太多铺垫,比如,他阐述了当前社会对八卦的饥饿感,人们的知情权困境,以及人被动地处于容易被误导的链条上。陈丹青以前很认可韩寒,像很多从韩寒博文中有所受益的人一样,对韩寒也可以有很多独特的偏爱。这种偏爱,从某种意义上讲,更多不是指向个人,而是个人作为符号本身被赋予的价值意义。

如果能理解这些语境,相信就会更容易接受陈丹青为什么要说“如果文章是韩寒爸爸写的,就连他爸爸一起喜欢了”。作为一个新闻人,我深知还原真相是多么重要,分清是非是多有意义。只是,在一个仅靠个人来还原真相并不现实的环境里,在一个仅靠个体辨别是非并不客观的条件下,个体最需要挑战的,是剥夺真相的体制与威权,而不是加入到私斗中,去恶化公共对话空间。太多进行道德攻讦的公共对话空间,本身就让还原真相与辨别是非失去正当途径。

我更想说的是,在一个价值多元的时代,守住自己喜欢的自由,是很重要的事。当前,几乎没有哪一个偶像是不可打破的。特别是,靠道德攻击打破偶像,已经成为惯性。与韩寒遭遇相似的,还有央视记者柴静。就在她以《看见》照亮很多人内心的时候,有些人的眼睛不是去发现柴静传递的公共价值,而是盯住了这个女人的私生活,在她的一堆婚恋情史中,挑出男人风流失德、女人小三上位之类的花边八卦。当柴静成为八卦主角,太多人慢慢也就看不见那个在沉静传递力量的柴静了。

在微博上,不时就会看见有所谓的“公知”在进行骂战,有时甚至要上演武斗,骂战争执竟然还聚焦到曾经谁给谁资助了多少钱,送过几碗饭,讨钱讨饭的口水,实在令人大跌眼镜。在一个充满私德攻击、忽视文化语境、缺乏共同价值的对话空间里,个体之间陷于过多争议实在没有意义。一个人,当自身所处的对话空间不再真诚,当面对的交流环境没有意义,就应该懂得回归自我,给自己最大的自由。只有当每个人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自由,这个社会才能拥有更大的自由。

正因如此,我很理解并尊重陈丹青说的“连韩寒爸爸一起喜欢”,同时也希望再看到曾经打动很多人的那种韩寒博文,也同样希望人们还是怀着与过去一样的心情去欣赏柴静的文字与节目。我也坚信,在一个并不理性的公共空间里,唯有先以基本的礼仪与文明来尊重每个人,去守护他喜欢的自由,才能让更多人走向理性的有品质的公共生活。

(《九江日报》本文由河北省赵县谢庄乡董庄村史志鹏推荐,摘自《人民文摘》2013年第7期)

 

上一篇:文化基因如何植入孩子生命中(学校篇)

下一篇:法国:独特的“尊重教育”